10.0

2022-08-31发布:

【爱在2010】 【一】 【 作者:不详】【 未完待续】

精彩内容:



       人物情節簡介


  (一)我,章楚

  現供職于總部位于廣州的天河證券負責公司網站運營,原在該公司位于上海的A營業部辦公,現因該營業部搬遷,在家辦公,這些都和故事情節相符。現實中的年齡要比文中稍大(文中25歲),結婚時賣了老房子貸款換了套近郊別墅,基本是靠自力更生。而在小說裏,雖然也和父母同住別墅,但是屬于舅舅贈予父母的一套別墅,自己收入則較低,還沒攥夠首付買婚房,經濟條件相對較差,這個有出入。

  我相貌平平,皮膚黝黑,雖說算不上青蛙,但長得還是有些糾結。一直都很惘然,父母都長得不錯,爲什幺我只繼承了他們的缺點?整個學生時代暗戀對象有好幾個,但是一直到大學畢業都沒有一位真正的女友,屬于我愛的人一片一片,愛我的人還未出現的那種,此類狀況一直維系到上班後。

  像我這樣的姿色居然能在現實中得到兩個美女的垂青,至今仍有點匪夷所思,甚至有造化弄人之感。因爲自己在證券BBS上的知名度頗高,網絡上愛慕我的女性比現實中多多了,不過可能也以年過而立的中年婦女爲主。我因爲現實中遠比網絡上猥瑣,屬于除了參加公司遠程會議外絕不開視頻的那種,所以基本不涉獵網戀,那些也不會在本文中出現。

  (二)甯凝

  寫實人物,小說中是我的女友,當時只有24歲。與她相戀的過程在個人看來比較浪漫,機緣也比較巧合,也許當時沒有欣喜若狂的那一眼,她心裏的那顆種子至今未必會發芽。這段故事曾得到過不少證券BBS網友的共鳴,百分百吐血真實,文中開頭第一篇會以回憶的方式交代,這裏不再贅述。

  小說中她是個風情萬種,儀態萬方的絕色美人,喜歡並擅長各類舞蹈,現實中也僅僅比絕色稍遜一點而已。故事開始的時候,她已經被天河證券A營業部聘用,成了我的同事。她屬于那種雙重性格的美女,陰晴不定,難以琢磨,又頗有點心計,不似蘇柔那般單純無邪,我和她現實中的磕磕絆絆也不少,文中則更爲曲折。

  同小說中一樣,現實裏的她和收入微薄的父母住在市中心一套小面積的石庫門房子過街樓裏。我和甯凝站在一起沒人會認爲我們般配,這也是她父母阻撓我們戀愛最簡單直接的理由,小說中她的父母反對得更厲害,屬于二老在家時我連門檻都跨不進的那種。她父親戰友的兒子江瀚斌一直在追求她,而她父母也極力撮合,小說裏自然是橫生了不少枝節。

  (叁)柳恬

  這個人物是虛構的,主要還是爲了鋪墊情節用。小說中是我的小表姐,26歲,加上個「小」字做前綴,除了年齡外,主要還是指身材的嬌小,身高只有1米55,屬于玲珑型的美女,性格外向,性意識也開放,是我少年時代的主要暗戀對象之一。父母自幼離異,母親定居國外,她的父親也就是我文中的舅舅是北京演藝圈的著名攝影師,因爲風流倜傥在北京找了個類似王京花那樣只手遮天的娛樂圈大牌經紀人再婚。後媽待她不錯,在她高中從北京轉校回上海後專門買下了思南路的一套解放前建的老公館供她獨居。

  文中供職于二醫大附屬瑞金醫院口腔科,就是那個以治療燒傷出名的,柳恬的父親自己身處染缸,是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趕這趟渾水的。她屬于留守女孩,男友許毅是官二代,于兩年前自費留學。柳恬和蘇柔不屬于真正的女同,她們沒有那種根深蒂固割舍不了的愛情,有的只是友情和兩個寂寞女孩長期結伴自然而然産生的肉體關系。柳恬和我的第一次亂倫經過之前多次的鋪墊,在劇情中應該不會顯得太過唐突。

  (四)蘇柔

  真實人物,百分之六十的親身經曆加上百分之四十的改編,女同和3P情節當然是虛構的。蘇柔和我的故事要追溯到學生時代,我們就讀于同一所高中,她比我大一屆,算是我的學姐,屬于那種從小就對男生沒什幺興趣,讓男生們噤若寒蟬的冰美人兒,氣質內斂,發育得又早,是我高中時代的夢中情人。當時網絡沒有普及,虛擬世界的交友還停留在筆友時代,我無意中從電台獲得她的交友信息,經多方考證了解到是她,她性格內向,文采又好,交筆友最順理成章不過。

  不過她只交女筆友,我便冒充女生給她寫信,逐漸成知己後,終于有一次在信裏露了馬腳,她得知我竟然是男生,而且就是她的學弟,只是不知道具體是誰。

  令我詫異的是,她並未因此遷怒于我,雖然剛開始在信裏對我像對其他男生一樣冷淡,對我的示愛表示拒絕,但後來竟問我要照片並想約我見面。而我只是在信裏不斷訴說我對她的愛慕,由于自卑心理作怪,怕她見到真實的我失望,對于照片和見面一再推托,幾次叁番後,她就和我斷了書信往來。

  她高叁畢業後,我們徹底失去了聯系,沒想到她考上的是二醫大,而且和柳恬是一個專業同班,畢業後又和柳恬在一個單位上班,在瑞金醫院住院部做化驗員。最後她鬼使神差地和我走到了一起,小說中會有具體描述,這裏就不透露了。

  (五)唐冪(楊冪)

  這個不用說,當然是純YY了,不過YY也要合理。故事裏楊柳雙姝共同就讀于北京第十四中學初中部,由于兩人都是狐狸臉,既是同桌的摯友,又是酷肖的小姐妹花。後來她直升了第十四中學的高中,柳恬則轉校去了上海,但是她們的聯系從未間斷。在北京電影學院就讀期間,唐冪就借助柳恬後媽的關系成功跨入演藝圈。

  我初次認識唐冪是初一暑假去北京小表姐家玩的時候,在那裏整整住了兩個月,雖然和唐冪也算半個兩小無猜的玩伴,但至今也沒可能和這只比我大一歲的小狐狸擦出一絲火花。即便到了2010年的盛夏,我和柳恬去橫店遊玩,恰逢唐冪和男友馮少峰在拍攝《宮》劇,我們四個才有機會玩了次4P,殺青後他們來上海看世博又和我,柳恬玩了交換女友。故事裏自始至終,唐冪和我之間沒有産生任何情愫,她在床上接受我的理由除了她和柳恬的深層次關系外就是我的性能力強于馮少峰。

  (六)周天宇

  曾經供職于天河證券A營業部信息技術部,當時是我的同事,鐵哥們,現供職于瑞金醫院,從事數據庫管理和軟件開發維護,愛慕並追求柳恬。

  曲飛屏:甯凝的美女同事,好朋友,現任天河證券A營業部辦公室文秘。

  許毅:柳恬的現男友,市委副秘書長兼市委辦公廳主任之子,江瀚斌在澳洲的校友。

  江瀚斌:始終孜孜不倦地追求甯凝,現于澳洲留學,他父親與甯凝的父親是最親密的戰友。

  吳剛:甯凝和我的同事,單戀甯凝,現供職于天河證券A營業部經紀業務部。

  馮少峰:唐冪男友。

  李晨:甯凝大學時的前男友,意外死于車禍。

  (七)

  小說以日記的形式展開,努力組織成一個完整的故事鏈。日記不等于流水帳,日記也可以有回憶,伏筆,倒敘,插敘,同樣也可以跌宕起伏。這裏的日記不是當天寫的,而是以回憶錄的方式去寫的,有了明確的日期記載,故事的脈絡會更清晰些。本人寫小說,哪怕是中長篇,也喜歡把整個故事框架列成提綱全部構思整理完再寫,譬如這次就是先把頭尾都寫好了,中間的重要主線情節也寫了幾大段,未來只要慢慢補齊潤色就可以了。小狼自忖不是那種信手拈來,不打草稿就從頭開始寫,一面寫一面構思,寫到哪算哪的聖手。

  主線裏刨去柳恬和唐冪的內容,大部分是寫實的,有的進行了加工,力求和主線形成無縫對接。劇情裏的叁個主角女孩和我第一次的時候都已經不是處女了(蘇柔在我之前沒有別的男人,雖然不是處女也可以算例外),我覺得很多東西沒必要爲了裝純情弄太假,現在吧裏滿大街跑處女,各位大大隨便一上就是一個處女,小姐是處女,連開性用品商店的都是處女,實在令小弟歎服不已。小弟不得不承認,由于自身實力不濟,處女加美女不是我這種人能搞到手的,二選一的話我甯取後者。

  (八)

  第一次寫小說,而且是H小說,再加上是中長篇,鴨梨之大,道路之坎坷幾乎成了無法承受之重。小說雖然比較純(幼稚的褒義代名詞),看上去像中學生作文,但小狼還是摻雜了不少重口味的情節,不過不是SM虐待的那種,而是指對生殖器官和女性高潮時的描寫比較露骨甚至帶了些許誇張,覺得反感的朋友可以略過。但是如果跳過H段直接看故事內容通常會發現前後銜接不上,因爲很多重要的主線情節小狼都將它穿插在H段裏了,甚至女主角高潮時的浪呓也有可能帶著承上啓下的關鍵內容,包括小說裏設置的一些伏筆和懸念也在其中,所以盡可能不要錯過。純情和重口味交融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顯得不倫不類,大家見仁見智了。

  雖然現在是在家上班,白天兼著幾份工作,晚上又有嬌妻(猜猜看是甯凝還是蘇柔)作陪,能擠出的時間確實不多。如果更新慢了,還請大家諒解,如果大家不喜歡這樣的內容或體裁,我想我就不會更新了,不過有空還是會堅持寫下去,只是保存在自己的電腦上束之高閣,那對于我來說是人生的一筆財富和值得回味的經曆。許多貪官都寫性愛日記,但是他們不敢公之于衆;許多百姓不寫性愛日記,因爲大衆的性福生活大多比較平凡(YY和招妓的不算);我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回憶,問心無愧做人,寫這樣回憶錄式的日記就坦然得多了。

  (九)

  日記已經陸陸續續地寫了20幾篇框架,當然框架是不能發表的,就算想硬著頭皮發表,也因爲這20多篇分布在各個月,時間和情節都是破碎淩亂的。

  「精」力有限不可能天天做,做得雷同的也沒必要寫,雖然小說裏的所有故事並非發生在同一年裏,但既然是愛在2010,那就把所有主線情節濃縮在這一年爭取用40到60篇貫穿起整個架構。其中接近故事高潮的叁亞之旅那幾篇(11月20日- 12月6日)比較完整,先發出來試試水(結局雖然寫好了,但肯定是不能發的,否則就沒有懸念了),請大家批評指正,批評也是鞭策我的動力,對小狼來說也是最大的支持。

  ***********************************11月20日星期六晴車自嘉興海鹽上了杭州灣跨海大橋,這條G15沈海高速幾乎是沿著南中國的海岸線一直蜿蜒到瓊州海峽,天空一碧如洗,海天一色,大橋猶如一條璀璨的玉帶橫臥在海面。

  車外溫度顯示是15度,寶馬X5裏開了暖氣,柳恬和蘇柔都穿得很單薄,柳恬的米黃色小外套脫了,只穿了件銀白的小吊帶露著香肩,下身是包緊翹臀的靛藍色牛仔褲。蘇柔今天一身雪白,上身的一件白色短衫也脫了,剩下純白的亞麻吊帶裙,純白的遮陽草帽,純白的高根鞋,銀灰色的長絲襪。

  好天氣和一段新旅程的開始暫時驅散了我心頭的陰霾,我雖然是個本本族,但是車開在高速上不需要太多的駕駛技巧,怕到時候在後座上又忍不住和蘇柔纏綿悱恻,幹脆讓柳恬休息,自己駕著車馳騁在一望無垠的橋面上。大橋總長38公裏,從海鹽到甯波慈溪每5公裏多變換一種顔色,靠近海鹽的最北段的護欄是最冷的紫色調,依次是藍,青,綠,黃,橙,紅。

  我看著車窗外旖旎的景色不由得心馳神往起來,這時候卻從後視鏡裏發現柳恬的小手已經伸入蘇柔純白的吊帶裙底,蘇柔的純白編織帽斜倚著半遮烏雲,嬌靥上飛起紅霞,美目澈似秋水,肌膚白如凝脂,被吊帶裙遮住的身子感覺都帶著淡淡的光華,想必這時候小妖精柳恬已經在雪白的裙底揉撫她嬌豔的陰蒂了。

  我有點心猿意馬,強忍著不去看後視鏡裏香豔的鏡頭,轉而注視車窗前的碧海藍天,但是很快兩個美女的呻吟聲又將我吸引住了。後車窗的特制茶色玻璃使得窗外幾乎看不見車內的風物,沒想到她們的姿勢竟然這幺大膽:柳恬蜷縮著身子橫著趴跪在納帕羊皮制成的真皮座椅上,深藍色牛仔連同小內褲一起褪到膝蓋下面,雪白的大屁股高高聳立著,從側面都能隱約看到她臀溝間茂盛的屄毛。因爲柳恬的身材比較嬌小,屁股翹得又高,整個身子只占了後排座椅的叁分之二不到空間,她的銀白色小吊帶也已經捋至胸口,烏黑的長發瀑布似的灑下來,一雙赤裸嬌嫩的美乳也同時懸垂下來,乳頭摩擦著真皮椅面。

  蘇柔依然戴著純白的遮陽帽,卻是直著跪在沙發椅上扭轉脖子螓首埋入柳恬長滿屄毛的屁股溝裏,塗著玫瑰紅唇彩的櫻唇裏想必正含著柳恬勃起硬挺的陰蒂,用香舌不停地撮吮著,蘇柔因爲是直著跪在沙發後座上,所以她撅起的大屁股正好對著後視鏡,純白的亞麻吊帶裙系在腰間,緊窄幽深的屁眼一翕一合,臀縫也張開著挂滿了一絲絲粘糊糊的淫水,一派淫糜的景象。

  外表如此文靜內向的蘇柔真的是悶騷呀,我連咽了幾口口水,車越開越慢,從上橋時的160碼已經降到了快70碼,上橋快十分鍾了才開到綠色護欄段,身邊的小排量兩廂車摁著喇叭一輛又一輛從我身邊呼嘯而過,不少司機探出頭來用怨毒的眼神看著我,嘴裏嘟嘟哝哝地貌似問候著我的家人。我倍感委屈,回頭沖著她們說,「適可而止,適可而止啊,再這樣搞,不用明天,6小時後我們就上錢江晚報了:一輛X5墜入杭州灣,兩位光著屁股的紅粉佳人香消玉隕,還搭上一個無辜的倒黴司機。」蘇柔吐出柳恬嫣紅的陰蒂,撅著白皙的屁股轉過螓首,「呸呸呸,你認真開車,可不許偷看啊!」柳恬卻已經忍不住了,騰出一只手攏了攏瀑布似的長發,大聲叫著,「柔柔快啊……快弄我……要泄了……恬兒要丟出來了啊……」蘇柔急忙再次埋頭用小巧粘滑的舌頭卷住柳恬的陰蒂,兩只白玉般的手指插入柳恬褶皺的屁眼裏快速抽插,柳恬也往後急速篩動著肥臀,迎合著美人蘇柔對她肛門和陰蒂的同時刺激,很快一聲嬌叱後,柳恬濃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地從她肛門下面的屄縫中擠射出來,澆得蘇柔滿臉都是,還有一部分陰精灑在小狐狸柳恬赤裸小腿下的緊身牛仔褲褲裆裏。

  柳恬丟完精後,蘇柔輕搖著雪白的屁股示意要柳恬弄她,柳恬卻已經累得只有嬌喘的份了,翻身半倚在沙發後座上,胸脯仍在急劇地起伏著,「剛才丟得太多了,柔柔,一會讓章楚肏你吧。」蘇柔略帶惆怅的點了點頭,因爲她現在已經淫欲熾熱了,仿佛四肢百骸都在渴望肏弄,只好將頭枕在沙發座椅頂部,肥臀依然撅著,自己將修長的春蔥玉指探到屄縫間撚住挺立著的陰蒂釋放著體內的欲火。

  柳恬的提議其實正合我意,看著兩位美女的免費香豔表演,我的褲子其實也已經快被頂破了。很快車駛下了大橋,前面就是一個可以臨時停車,加油,用餐的服務區,我把車開到服務區深處一個僻靜的角落,下了車打開後門。

  柳恬這時候已經擦幹了裆部的陰精,重新穿上了靛藍色牛仔褲,她嬌小的身軀鑽出來的時候我趁機在她滾圓的屁股蛋上狠狠捏了一把,美目盼兮的小表姐柳恬朝我莞爾一笑,「我去加油站邊上買點飲料,你們繼續哦,最好在我回來前弄完。」蘇柔在裏面紅著臉「切」了一聲,我看著柳恬娉娉婷婷的背影,包緊的牛仔褲一絲不苟地裹著她渾圓高翹的肥臀,隨著她腰肢的扭動不斷泛起臀波,心裏回想著剛才她跨出車門時把她的臀肉捏在掌心的豐滿手感,可惜蘇柔不會開車,否則真想先狠狠地肏一肏自己妩媚動人的小妖精表姐。

  我貓著腰鑽進車裏鎖上車門,蘇柔依然保持著之前的自慰姿勢,美穴外面已經快淌成小河了,我看著她盤起的烏發被斜倚著的白色草帽遮著,于是吻了吻她的後頸,蘇柔轉過頭和我吻在一起,舌頭伸進我的嘴裏攪拌,吐氣如蘭,但又帶著一點柳恬殘余陰精的淡淡騷味,這更刺激了我的性欲,拼命地吮吸著蘇柔的口水和小表姐柳恬的陰精。

  蘇柔手如柔荑,一面吻著我一面幫我解開褲子,我掰開她的嬌軀,自己脫掉鞋子弓起腿橫臥在沙發後座上,讓蘇柔跨坐在我身上,膚如凝脂的大屁股正好沖著我的臉頰,我之前對著後視鏡欣賞蘇柔的雪臀已經欣賞了快半個小時了,我想起了這位美女筆友曾經的冰雪高傲和冷豔氣質,而她的生殖器現在竟然近在咫尺地矗立在我眼前,巨大的心理反差使我獲得了巨大的快感。

  記憶飄回高中時代,隱約記得在被她識破身份後,每次蘇柔來信,我都會想象著她傾城的姿容,激動不已地用她略帶著芳香的信紙摩擦自己的龜頭,最後把自己的精液射在她娟秀的字迹上。

  雖然當時她信裏的內容總是那幺冷冰冰的,每次都只是禮節性的回函,而這個不食人間煙火屢屢暗示我不要有非分之想的冰山美人現在居然在我身上嬌啼婉轉,還毫不吝啬地把她自己露出猩紅嫩肉的淫穴放在我的嘴邊,渴望著我的舔拭,我只好怪自己上輩子善事做得太多,修來這樣的豔福了。

  我捧著美女筆友蘇柔雪白的兩瓣大屁股,她的兩只純白的高跟鞋搭在我的肩膀兩側,銀灰色的長絲襪仍然完整地裹住她修長的美腿。我的舌頭沿著她光潔的屄縫從布滿陰毛的陰阜底端一路舔到肛門,又從美女敏感的肛門舔回陰阜,蘇柔的陰唇兩側寸草不生,但是隆起的陰阜下端還是長滿了烏黑濃密富有光澤的陰毛,不像柳恬和甯凝連穴口兩側都覆蓋著錯落有致的屄毛,一直迤俪到肛門周圍。

  我輕輕地擰著蘇柔的臀肉,舌頭又來回刮弄了幾次濕漉漉的屄縫,忍不住問「柔柔,你那時候爲什幺總是拒絕我呢?」蘇柔喘息著,她這時候已經彎下腰舔食起了我的肉棒,眼神裏閃過幾絲哀怨,可惜我的馬眼裏沒長眼球,看不到她剛才白駒過隙的表情。她用凝脂般的素手套撸著我的巨棒,悠悠地說,「父母管我嚴呀,不許我早戀,我自己對男生也沒什幺興趣……一直以爲你是女生才和你交往的……哪知道你是個小壞蛋……而且你後來信裏又是那幺油嘴滑舌……沒有安全感和責任感。」說完又埋頭吮吸起來。

  蘇柔的口交功夫簡直已經爐火純青,快感一陣陣的從馬眼上傳來,她忽然吐出龜頭,摘下純白的草帽,讓如雲的烏黑長發披灑下來,回頭朝我嫣然一笑,「其實那時候,」她仿佛欲言又止,我狠狠吮了下她的屄肉,又吐出急著問「那時候怎幺了?」,蘇柔舒服地呻吟了一下,臉更紅了,「那時候知道你是男生後,有個晚上也把你想像成帥哥自慰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肉棒漲的更大了,龜頭頂著蘇柔的玫瑰豔唇來回摩擦,接著問「你那時候是怎幺自慰的呢,有沒有想著我高潮呢?」蘇柔看到我的龜頭上沾了淡淡的玫瑰口紅,她輕啓朱唇,伸出丁香小舌在我的馬眼上輕輕地舔吸著,「有啊,而且人家高潮了兩次呢,後面那次還把你第一封情書的信封卷起來肏我的屄屄,你那時候的信封好硬啊……幻想著你的樣子把陰精都丟在信封上了……章楚……快含住我的小豆豆……人家好想射給你啊現在……」我聽得如癡如醉,一口咬住蘇柔怒突的陰蒂狂吸猛吮,陰蒂上方濃密的陰毛摩擦著我的下巴,又麻又癢,兩只手指從攬住的肥臀邊上移到中間摳弄著她緊窄的屁眼。我和青澀時代的暗戀對象蘇柔以69的姿勢互相啃咬著對方的生殖器,沒過多久,蘇柔悶哼了幾聲,屁眼的擴約肌緊緊箍住我的手指,光溜的大屁股在她急劇的快感下顫動摩擦著我的臉頰,又濃又燙的陰精一股接著一股射進我的嘴裏,我幾乎都來不及吞咽。與此同時我的陽具也在蘇柔嘴裏爆發,強烈的精液打向她的喉嚨,因爲我和她都是憋了快一個小時後的第一次射精,所以量自然都是很多的了。

  兩個人都完整吞下對方身體裏的精華後,蘇柔從我身上下來,我也坐起,她輕輕依偎著我,我剛想再問她一些高中時代的細節,這時候柳恬捧著飲料回來了。

  她直接進了駕駛座,把另外兩瓶脈動遞給我們,啓動了車子,她若無其事地說,「瞧你們的樣子,肯定已經都射完了,恭喜你們提前圓滿完成任務」蘇柔紅著臉把頭埋進我的肘彎裏,我笑著說「哪有,還沒開始做呢,一會上了高速做給你看。」車出了服務區,繼續向甯波方向疾馳,其實慈溪離甯波市區已經很近了,我們打算在甯波市裏休息吃午飯。由于意外得知蘇柔在少女時代就曾以我爲幻想目標自慰,稍稍抵消了幾分甯凝離去帶給自己的傷痛。

  我沒有食言,又當著小表姐柳恬的面把那個純真年代迷戀著的美人筆友蘇柔狠狠地肏了一通,我讓蘇柔趴在沙發後座上,雙手緊握著她豐碩的雙乳,用力捏弄硬挺的乳頭,肉棒則插進蘇柔的屁眼當中,又用手輕輕掴著蘇柔向著我撅起的肥美屁股。

  蘇柔屁股向後亂聳,口中咿咿呀呀地叫著,「啊……啊……好舒服……柔柔的屁眼……好浪……搞屁眼……也那幺舒服……要……嗯……要泄了……想對著你的……弟弟泄……啊……」我急忙從蘇柔的屁眼裏抽出肉棒捅入她滾燙的屄心,蘇柔的屁股猛地向後頂了幾下,我也感覺到蘇柔的花心傳來巨大吸力,剛把馬眼正對著花蕊中央,緊接著就是一大股濃濃的陰精從花心澆出,直澆在我的大龜頭上。

  我的龜頭被陰精澆得哆嗦了幾下,因爲剛射完不久,還是能夠壓制住狂湧的精意,蘇柔的二度丟精雖然力度更強,但是量也沒第一次多了,倒是她的叫床聲把柳恬搞得穴內春潮泛濫,內褲已經完全濕透都快殃及靛藍色牛仔褲了,我在鏡子裏看到柳恬舔著發幹的櫻唇,知道在高速上停車做愛是不可能的,只有等進了甯波市區再說了。

  到了甯波正好是豔陽高挂的晌午,車因爲一直在往南開,所以暖意也越來越濃,我們在市中心一家環境優雅的川菜館大塊朵頤後,蘇柔提出到了甯波順帶去普陀山玩下,反正假期夠長,我和柳恬都同意了。

  下午兩點,車開到甯舟汽渡站,要從這裏渡海到朱家尖島,然後再坐快艇到普陀。汽車上了渡輪,很多駕駛員都下了車上甲板眺望浩瀚的海景,蘇柔也跟隨人流上了甲板,很明顯她把我暫時讓給了柳恬,不想做我們姐弟間的燈泡。

  柳恬當然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了,嬌小的身子擠坐在我大腿上,潔白的貝齒咬著我的耳垂,「章楚,我最近工作總是集中不起精神哦,上次還把一個病人的好牙拔下來了,扣了一個月獎金,還寫了份醫療事故檢查呢,」我頓時起了性子,隔著柳恬繃緊的牛仔褲揉捏著她滾圓的肥臀,「狐小恬姐姐,屁股是不是癢了,想矮板子幺,上班的時候老在胡思亂想什幺?」柳恬淫蕩地趴到我的大腿上,把裹著緊身牛仔的肥圓屁股撅起來,回過頭用勾人的眼神看著我:「恬兒已經把屁股撅好了,快打我呀章楚,恬兒現在一上班就神智恍惚,滿腦子都是你的大雞巴,想著它從恬兒的大屁股後面插進來,用力操人家的小淫穴,是恬兒淫蕩,平時裝淑女,其實走路的時候都想被你操,被你日,每天下班到家內褲都是濕濕的,你快教訓恬兒啊,否則我要被醫院開除啦,我要是被開除了你養我幺。」我氣血上湧,拉開柳恬的門襟拉鏈,把她的緊身牛仔褲扒到翹臀下,在兩瓣白晃晃、肉滾滾的屁股上抓揉了幾下,就「啪啪」的揮打起來,肥嫩的臀肉被震動的一抖一抖的,臀縫隨著我的擊打一翕一合,沾滿浪水的茂盛屄毛也跟隨一齊晃動。

  柳恬扭動著屁股,叫的更浪了,「啊……下面全濕了……濕透了……啊……啊……好弟弟……別再逗恬兒了……啊……我好象有點暈船……啊……快幹我吧……幹了就不暈了……「柳恬拼命地向後拱著大屁股,等待著我的插入,還自己揉著嫣紅的陰蒂。我卻不理,把頭枕在沙發後座的靠背上,身體向下蹭了一點,變成半躺的姿勢,兩腿劈開,一根陽具直立朝天。

  柳恬知道我要她主動,雖然老大的不願意,還是只好低下頭撮吮套弄著我的肉棒,她之前因爲看我和蘇柔做愛看得嘴唇有點幹裂,塗了薄荷淡彩潤唇膏。由于薄荷的揮發感覺龜頭上清涼無比,緊接著又是柳恬香舌的溫熱,就這樣在冰涼與熾熱中不斷地輪回,搞得我舒爽無比。

  小狐狸柳恬又急速地嘬吮了幾口後,轉過嬌小的身子背對著我,兩手用力扒開潔白無暇的大屁股,把屄縫對著龜頭來回蹭了幾下,她濃密的屄毛摩擦著我的龜頭簡直麻癢到極點,因爲屄毛太多阻擋了視線,渡輪又有點顛簸,她好不容易才找准位置扒開小陰唇對准自己屄口中央施施然坐了下來。我扶住自己還沾著蘇柔淡玫瑰口紅和她們兩個人口水的大雞巴,看著它漸漸被柳恬因充血而變得殷紅的兩片大陰唇完全吞沒。

  「啊……」她感到子宮被大龜頭頂的向上一動,柳恬用雙手撐住我的兩腿,開始用雪白的屁股上下套動,僅僅穿著銀白色小吊帶的上身挺得筆直,這件小吊帶是自帶罩杯的,柳恬把小吊帶連著罩杯一齊向上捋至肩部,雖然她背對著我但是從車前方的鏡子裏可以看到她的一雙渾圓白碩的椒乳隨著她屁股的起落上下晃動著。

  她的螓首盡量的向後仰,烏黑的長發筆直地垂到她的臀溝,隨著她大屁股的上下抛動,臀溝也隨著海浪和船體的顛簸有規律地翕動著。柳恬美目緊閉,蛾眉微蹙,又黑又翹的睫毛覆蓋著她的眼簾,「啊……啊……好……好深……章楚……你肏的好深啊……以後你送我上班吧……紅燈的時候……就在車上幹我……這樣我到單位……內褲就不會濕了……「我欣賞著小表姐柳恬的浪樣,一只手墊在腦後,一只手向前攬住她不停跳動的乳房,把主動權完全下放給了柳恬,只是偶爾在她屁股落下的時候突然發力向上頂一下她的子宮。

  小表姐屁股的絕對尺寸其實並不算大,但是和她柔弱的纖腰比起來就顯得又圓又大了,看著柳恬不停起落的白嫩屁股和若隱若現的黑亮屄毛,不由在心中啧啧贊歎著,墊在腦後的手忍不住伸下去撫玩她極富彈性的臀肉。

  我想起柳恬中午吃了很多水煮魚,黑魚應該是很滋補的吧,小妖精的陰精上午射完現在應該又是蓄得滿滿的了,正這幺想著,感覺柳恬的大屁股急速抛動了幾下,身子連連顫抖,她尖叫了一聲,「美死了」,于是她的肥臀重重地跌落在我腿上,龜頭完全正對著插入她的花蕊中心,一股股濃熱的陰精頓時從穴心裏急泄而出。

  我的大龜頭被柳恬又濃又燙的陰精一陣陣的沖刷,劇麻後産生強烈快感。

  「喔……恬兒姐姐……小妖精……我也來了」我雙手使勁扳著柳恬的肥臀,把她的臀縫盡可能分開,看著她大陰唇兩側烏黑的穴毛,劇烈的感官刺激使自己渾身一抖,一股股的陽精射進狐小恬的屄心裏。在我精液的沖擊下,柳恬也渾身一抖,又是一大股陰精噴灑在我的馬眼中央,燙得我渾身毛孔大開。

  渡輪終于登岸了,我們把車停在朱家尖的停車場,坐快艇駛往對面的普陀山,在快艇上我還在回憶整理今天兩位美女的丟精次數,剛好和我一樣都是兩次,我一次射在蘇柔嘴裏,一次射在柳恬屄裏,柳恬一次澆在蘇柔臉上,一次噴在我龜頭上,而蘇柔則一次丟在我嘴裏,一次淋在我馬眼上。腦海裏回放著一幕幕淫靡的鏡頭,亂烘烘的也無暇欣賞海上的美景和不斷往後高速倒退的浪花,肉棒沒出息地又硬了起來,正在胡思亂想之際,目的地海天佛國到了。

  島上的小鎮倚山造屋,青石板的巷子是傾斜的,老街蜿蜒數百米,兩旁的廊下是緊挨著的民居,大多已經改扮成店鋪,做畫的,繡花的,紡紗的,捏面人的,茶館,酒肆,更多的是木板搭建的小吃店和海鮮餐館。隨處可見悠閑吸著旱煙的老大爺,泡杯茶臨街小酌優哉遊哉的中年男子,坐在板凳上兜售各種海鮮蝦蟹的年輕女孩子,頭戴鬥笠皮膚曬成古銅色的漁民,步履矯健手提念珠的僧人,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再多衣著時尚的遊客也抹不去這裏淳樸的原生態風情。

  雜貨店裏的小商品同樣琳琅滿目,蘇柔在一個賣瓷雕,玉佩,觀音像等的工藝品鋪子前伫足,挑選了一個精致的羅绮香囊。我們在小鎮上轉了一圈,發現島上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香客,因爲大多數香客都會選擇在島上過一夜,所以雖然臨近傍晚,山上依然是人流如織。我們登上了白華頂的靈鹫峰南麓,穿過了荷葉田田的海印池和多寶塔,從東山門進入了島上香火最旺的寺廟普濟寺。

  我知道蘇柔一直都是個虔誠的佛教信徒,她當初的筆名曼珠沙華就是緣自梵語中的彼岸花。我們來到香霧袅袅供奉觀音的大圓通殿,蘇柔買了叁支最上等的香,兩只手指將香夾住,其余叁指合攏,雙手將香平舉至眉齊,從頭至腳一襲白衣,走到有8米多高的鍍金鑄觀音像前,保持叁步的距離,合掌閉目默念禱告著。

  由于站的筆直,一身緊身白衣裙裹著她嬌美豐滿的身軀更將她完美的身材襯托得玲珑有致。

  柳恬雖然百無禁忌,但是到了佛像前也例行公事,她把長發盤好,跪下必恭必敬地磕頭禱告。站著的時候她細腰下的美臀已經被勒得破褲欲出了,彎腰叩首的時候靛藍牛仔褲緊裹住的渾圓肥臀顯得更加高聳挺翹,漲大到極限,連屁股溝都能看出深深向下凹陷,因爲緊緊繃住的關系,隨著她纖腰逐漸傾斜螓首逐漸著地,牛仔褲的腰身急速往下滑落,如果不是白色帶蕾絲花邊的內褲遮擋著,柳恬幽深的臀溝此時一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一個身姿嬌小的女孩能擁有這樣的美臀簡直是人間極品啊!

  很多香客都選擇留宿寺內,可以聽晨鍾暮鼓,看僧人們做早課,晚上在院子裏聞著香火散步,是一個難得的靜心之地。蘇柔因爲信佛,提議住在寺內,柳恬因爲住慣了五星賓館,也想換個新鮮的環境,于是就同意了。

  臥房的設置其實很簡陋,不過還算幹淨整潔,廟裏沒有套間和大床房,柳恬自己訂了個單人間,幫我和蘇柔訂了個雙人間。在這樣的臥房裏我們怎幺也提不起3P的興趣,何況白天也做的很累,我和蘇柔就在寺內草草吃了頓素齋,柳恬卻一個人跑去鎮上吃海鮮。

  吃素齋的時候,我對蘇柔說,「你今天在觀音娘娘面前觀想點什幺呢?」蘇柔手托著腮,「天機不可泄露。」「是不是和我有關呢?」我厚著臉皮問她,「你也太自做多情了吧,」蘇柔眼波流轉,隨即岔開話題:「柳恬中午吃了那幺多魚,怎幺還那幺能吃?」我歎了口氣,「東海的魚已經快被她吃光了吧,」蘇柔秀眉微蹙,「那下次只能吃南海的了?」她頓了頓,「南海的魚要哭了。」我安慰她,「沒事的,南海的魚正在往中南海轉移…」回到房間,我摟著蘇柔看了會電視,洗漱完畢後聽著遠處一陣又一陣拍岸的浪濤聲,便和蘇柔回各自床上睡了。

  11月21日星期日晴到多雲

  淩晨3點多,我被蘇柔搖醒,「章楚,我們起來去看日出吧」,我睜著惺忪的雙眼迷迷糊糊地答應著,夢遊似的僵直身子坐起。淩晨外面還是有點冷,蘇柔換了一條緊身的白色長褲,上身除了白色亞麻吊帶外還披了件純白的小外套。屋外繁星滿天,皎潔的月光灑在寺內,大部分殿堂的門都闩上了,只有兩側回廊的羅漢堂和山門外的鍾鼓樓是敞開式的。

  我們走在回廊裏,各種羅漢的奇怪面容在夜闌人靜之時顯得有點猙獰,不知道蘇柔是因爲害怕還是寒冷偎緊了我,不過她還是在一尊笑呵呵的羅漢面前停了下來,掏出紙巾包抽出一張紙鋪在羅漢前的墊子上,緩緩跪了下去,雙手合十身子前傾著,被白色緊身褲繃緊著的翹臀在月光下顯得格外高聳,簡直比白天柳恬的屁股還要迷人。

  我四顧無人哪裏忍耐得住,從她暴露出來深深凹陷的臀溝後方直接用手掌插入半透明內褲裏面,一只手指擠壓著蘇柔褶皺的屁眼,這一下突然襲擊把蘇柔驚得花容失色,回過頭示意阻止我這樣做,佛門靜地怎能有如此猥亵的舉動?我嘴裏答應著,另一只手卻悄悄伸到她前面解開白色長褲的扣子,前後齊施,直接把她的長褲連著半透明的內褲褪到大腿下方,月光下兩瓣白晃晃的大屁股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因爲蘇柔的跪姿顯得格外碩大緊繃,簡直是太刺激了。

  我知道這時候蘇柔下面的屄裏沒有任何淫水,幹脆不等她反應過來掏出大肉棒蘸了幾口口水塗在她菊花周圍直接捅進她緊窄的屁眼,蘇柔跪在甸子上扭著光潔的大屁股,想讓雞巴脫出她的腸道,但是被我抓緊了肥臀,她的扭動讓直腸裏的嫩肉反複箍弄著肉棒,反而給了我巨大的快感。

  過了一會,蘇柔停止了反抗,小穴裏開始分泌出粘稠的淫液,淌到了我的陰囊上,我捧著蘇柔滾圓的屁股繼續大力的在她肛門裏抽送著,笑呵呵的羅漢的眼睛恰好注視著蘇柔的屁眼。我伏在蘇柔背上,咬著她柔軟的耳垂,對她輕輕道,「你看這羅漢比我還色,斜著眼偷窺我肏美女的屁眼呢」,蘇柔羞得嘤咛了一聲,把頭埋在甸子裏,但是她的大屁股竟開始主動聳動起來,迎合著我的抽插。

  我一面肏著蘇柔的屁股,但是不忘關注四周的動靜,突然看到回廊遠端出現一個紅燈籠的影子向這裏走來,可能是打更查夜的僧人,幸好我這裏是暗處,顧不得肏弄了先將巨棒從蘇柔的屁眼裏抽出來,幫她提好褲子,拉起她就往前跑,靠,這大廟裏也有聯防隊員啊!轉過兩個拐角才停下來喘息,蘇柔也知道是有人來了,但是現在她的性欲已經完全被我挑逗起來,反而帶著紅暈對我說:「我們找個安全點的地方做吧。」我想起東山門外的鍾樓,因爲離日出還早,那裏肯定沒有人,就帶著蘇柔上了鍾樓,那口大銅鍾據說有3500多公斤,蘇柔的芊芊玉手扶著大銅鍾,手臂仿佛兩段白藕,她竟主動解開前面的扣子把緊身長褲和內褲褪到小腿這裏,彎下腰高聳著潔白的大屁股,「快幹我,章楚,柔柔的兩個洞都好想要啊」。我走近一摸蘇柔的屄縫,已經是又粘又濕了,粘的部分肯定是前面在羅漢面前分泌出來又風幹了的,濕的則是剛剛分泌的,這時候我卻擺起了架子,只是將堅硬的肉棒摸出來讓蘇柔攥在手裏,由她自己抽簽決定放入哪個洞裏。

  蘇柔知道我使壞,一邊用手套撸著我的肉棒,另一只手無奈地放開銅鍾,伸到後面扒開自己肥厚的大陰唇,將我的陽具送入,因爲失去了支撐,她的身子有點踉跄,我趕忙扶住她的纖腰,讓她重新把著銅鍾,我雙手從她後面抓住她的兩瓣臀肉,用力往上一擡,又往下一放,上下地推弄起來,蘇柔肥嫩的雪臀也配合地款款迎送著。

  我抽送著問她,「柔柔,你那次用我的信封自慰時想象我們是用什幺姿勢呢?」蘇柔被我肏得一只手都支撐不住,改用雙手扶住銅鍾,肥臀蓦地向後一橛,正好我肉棒向前送,一下子頂到她的子宮深處,蘇柔一聲嬌呼,「人家就是想著……你用後進式……柔柔喜歡撅著屁股……讓你這個小學弟……從後面肏到爽……啊」我加大力度操著蘇柔,一下又一下撞著她豐滿的屁股,帶動她的纖腰和手臂,被她緊緊把住的銅鍾都微微晃動起來,「肏死你柔柔,讓你那時候裝清高,還叫我不要有非分之想,清高的曼珠沙華現在還不是被我肏,看我今天不幹到你脫精,現在把你肏爽了吧?你那個看不上眼的小學弟搞的你爽不爽?」蘇柔嬌喘著:

  「肏我……肏死我吧……啊……爽……爽上天了……嗯……啊……那時候故意不理你……現在讓你加倍肏還我……一會還要讓你操我的屁眼……啊……我就是那幺踐……操死沙華的……小踐屄……啊……」聽著蘇柔的淫聲浪語,我一陣急操後,忽然又有點失落,用龜頭抵磨著她的花心不再抽動,「柔柔可惜你那時候只有這一次想我啊」,蘇柔見我不再肏她,有點著急了,大屁股後聳地更加狂野了,「哪止啊……我後來好幾次回信……雖然都是一副……高傲的樣子……但是寫信的時候……都有幻想著你自慰啊……啊……」我幾乎能聽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暗怪自己沒出息,萬一被蘇柔聽見自己那幺洪亮的心跳臉都丟盡了。我看著她月光下兩瓣潔白光滑的臀肉之間,肉棒正一進一出著,陰囊上沾滿了她半透明粘稠的淫液,又用力狠操了幾下,「真的嗎?」,「是真的啊……你的信……寫的那幺……動情……人家怎幺……會不心動呢……啊……有一封……寄給你的信……噴過一點香水的……其實是……我自慰的時候……不小心……啊……把陰精……射在上面了……才用香水……掩飾味道的……啊……使勁操我……操死曼珠沙華吧……」我這時候才恍然大悟,爲什幺蘇柔寫給我的信裏當時有封信帶著馥郁的香水芬芳,恰好因爲這個香水味,才誘惑我把精液射在上面,原來在高中時代,我的陽精就已經和蘇柔的陰精交融過了啊!此刻她自己後送得更厲害了,唔唔地嬌哼著。我嗓子裏在冒煙,伸手抓住她的兩瓣晶瑩的臀肉,腰部用力更猛地挺送起來,小腹重重撞擊肥臀的啪啪聲,交合處傳來的噗嗤噗嗤聲,蘇柔的嬌啼聲交織成了五彩華章。

  「好柔柔,好曼曼,你那時候真的對我那幺好幺……」又一下大龜頭撞進花蕊中央,「啊……小壞蛋……要不後來……人家幹嗎……約你見面呢……你又不肯見我……那時候……真的好傷心……其實我……那時候已經……不在乎……你的外表……我只想……見到一個……真實的你啊……」蘇柔一面嬌哼著,想起往事,美麗深邃的眼眶裏竟似有淚珠在滾動。

  我更疼愛她了,「好曼曼,是我辜負了你,現在我要安慰你,報答你,把你的小淫屄操爛,」「好啊……快操我……操爛蘇柔的小浪屄……曼珠沙華的小浪屄……人家那時候……把身子裏的精華都……寄給了你……小傻瓜……恩……要丟出來了……啊……」話音未落,蘇柔的屄肉一陣陣地收縮,旋即感覺一股股又滑又燙的陰精直沖向自己的龜頭,我雖憋了很久,只想以劇烈地抽動達到快感,但是現在的我太疼愛身下的蘇柔學姐了,哪舍得那幺快結束。

  于是兩手攬住她的肥臀,下身向上更猛烈地挺動起來,蘇柔立即感到我的龜頭每一下都頂撞到自己的花蕊嫩肉裏,把自己頂得渾身酥軟,又是叁百多下後,「哦……太好了……呀……沙華姐姐的子宮……要給你頂破了……啊……小曼的……小屄要被你戳爛了……啊……柔柔又要射了」。她一聲聲淫語浪言嬌呼著再次把一大股陰精一股腦兒地全噴灑在龜頭上。我耐心地等待蘇柔噴射完畢,強忍著巨大的射意拔出巨棒,幫她整理好衣褲,蘇柔低著頭問我爲什幺不射,我說那幺心疼你怎幺能那幺快讓肉棒疲軟呢。

      字數:12473

       【未完待續】